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神眼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鱼不二 来源:纵横中文网

倪芝把手里不小心抠下来的碎砖片儿扔到草地上,这才从黑暗的墙根儿走出来。

她算是听明白了,陈烟桥是为已故女友或是妻子守了这么些年。

先前她单手扶着单元楼的外墙,一片瓦凉直窜心头,他们声音不大,听得费神费力。冷不丁陈烟桥唤她出来,原来他已经知道有人偷听,倪芝心里一惊就把一片早已松动的碎砖片儿抠了下来。

沾了一手粉末灰尘。

她一边拍了拍手里的灰,一边走到陈烟桥坐的长椅面前。

陈烟桥竟然给她留好了另外半边的位置。

大伟跟她几乎交了老底,说他自己下班晚了末班公交就不赶趟了,老板就住在后面的铁路小区,所以都是老板最后锁门。

她是当着陈烟桥的面先走了,到了路口一拐弯,这附近都是老城区,街道之间附街多,路口也多。稍微绕点路再快走几步,她就在小区门口见到了陈烟桥的身影,他旁边还跟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

倪芝抿着唇,等陈烟桥质问她。

她手里仍有墙上石灰的涩感,跟她脑子里一样艰涩。

如果他问,她并不知该如何回答。

然而陈烟桥并未发问,一口接一口地闷头抽烟。

倪芝有些呐然,打破沉默,“怎么发现我的?”

陈烟桥瞥了她一眼,“脚步声。”

他这才想起来,晃了晃手里捏的烟,“不介意吧?”

倪芝摇头,“不介意。”

见陈烟桥没有要骂人的颜色,她放松下来,翘了一条腿,翘得极低,几乎舒展着搁在地上,又长又笔直。

“发现了还让我偷听?”

陈烟桥睨她一眼,没搭理她。

“我说,”倪芝又问一遍,“干嘛让我偷听?”

陈烟桥往后仰了仰,舒舒服服地吞吐了一口烟雾。

终于答她,语气极其不善:“你以为我想让你听?”

那时候,等他想起来陡然消失的脚步声,像有人在背后逗留,倪芝已经听得差不离了。

倪芝问他,“不能是路人?”

“脚步声停了,又没人上楼。”

“隔壁单元的住户呢?”

她伸手指了指他们面前的单元楼旁边的一栋。

陈烟桥用那只没捏着烟的手给她大致挥了个方向,在灯光投影下,他手指修长,关节粗细适中,形状优美,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虎口贯穿到手腕的疤痕。

“那栋的门,在另一面。”

一个人能不能沉住气,在这种时候就显而易见了。

从陈烟桥戳穿她到现在为止,他还没问过一句有关被偷听的问题。

倪芝东问西问半天,就闭了嘴,做好准备等他开口质问。

一般来说,有两种人心理创伤比较大,一种是闭口不谈,谈虎变色,一种则是表明风平浪静,轻描淡写,往往倾诉和哭泣才意味着愈合的开始。

她的步伐比她的脑子要快,她起初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已经追到了小区门口。

她这回想明白,该是陈烟桥越是避讳,越是油盐不进,甚至宁愿请一顿火锅钱,越说明他的伤痛未愈,故事大有来头,惹得她直觉想一探究竟。

没想到陈烟桥把烟抽的差不多,把烟屁股往旁边垃圾桶顶上摁灭了,仍是半字未提。

“走了,下次别干这种事儿。”

说完他就径直从椅子上起身,头也不回。

倪芝下意识就抬手扳住了他右手手腕,一串佛珠硌手。陈烟桥正要往前迈步,手不过是顺着步子微微后摆,被她这么一拽,居然一下没挣开。

陈烟桥顿时脸色发青,连倪芝都察觉到他隐隐的怒气,不知从何而来。

他自己知道,连着被两个女人冷不丁地揪住胳膊手腕,感觉并不好受,只面无表情地用左手把扒在他手腕上的手指掰开。

“你该听的也听差不多了,还有什么好奇的?”

“我说了我不是好奇,我是社会学访谈需要。”

陈烟桥这话说的,甚至带着些许讽刺意味,换谁被偷听跟踪也不能气儿顺了,“那非得缠着我不放,那么多受难者家属,你都这么一个个跟踪吗?”

倪芝避而不答,“你什么也不说就走,为什么还要把我揪出来?”

陈烟桥站得笔直,就这么向下看她,语气审问,“你觉得我该提倡你这种行为吗?”

倪芝这回听明白缘由了,他还挺守原则。

“是我不对。”

倪芝软了语气,黑白分明的瞳仁里写满了诚恳。

陈烟桥犯不上同陌生女人较劲,偃旗息鼓,重新坐下来,一边揉了揉手腕。

倪芝试探着问,“我都跟到这儿了,聊一会?”

陈烟桥沉默着不说话,她又说,“你看,刚才那个女人什么都知道,你这不是什么秘密吧?你跟我说了,我顶多就当统计数据,什么访谈是我瞎说的。”

“就聊五毛钱?”

回应她的,是打火机砰地一声,陈烟桥又点了烟,眼角余光瞥了瞥她,这算是同意了,给她一支烟的功夫。

“问吧。”

从剑拔弩张到握手言和,倪芝一时不知从何问起。

“你先回答我在店里问你的吧。”

“忘了。”

“你经历了地震吗?”

“是,侥幸活着。”

“除了你老婆,你家其他人呢?”

“都在成都,没事,”陈烟桥顿了顿,还是纠正了她“是女朋友。”

倪芝闻言又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一番,他面容不老,五官还算俊朗,但蓄着胡子,胡子造型虽好,他修的不勤,周围胡茬长出来破坏了造型,容易显得凌乱又不修边幅。

而鬓角的斑驳给他添了一身沧桑落拓气,还打扮老气沉沉,黑色的外套灰色的里衣,脚脖子是松紧腿儿的运动裤,一双黑色的运动鞋。

“贵庚?”

“34。”

十年前,不过与倪芝同龄罢了。

难以想象是如何从这样血气方刚的年龄一直单了十年。

她想起来自己刚才看到的颇有姿色的女人同陈烟桥一番告白。

“干嘛拒绝她?”

陈烟桥半叼着烟,眯着眼睛看她。

“不关你事吧,”他粗声粗气,语气不满,“问你该问的。”

倪芝就自顾自地说,“前段时间微博上疯传了一封信,一个男人写给汶川地震丧生的女朋友,《对不起,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他为去世的女朋友守了七年。没想到还有更情深意重,你这是现代版的十年生死两茫茫。”

陈烟桥也没什么反应。

“真为她守了十年?”

见陈烟桥不说话她锲而不舍,“追你的女人挺多的吧,这十年间都没谈过?是想以后还单下去?”

“没遇上合适的罢了。”陈烟桥不耐烦地看她一眼,“你再问这些有的没的,就别聊了。”

“你一四川人为什么跑哈尔滨来?”

陈烟桥还笑了一声,觉得她问题无聊至极。

“哟,那你是哪儿人?”

“石家庄。”

倪芝的口音,东北味儿不重,像是染上的口音。

他等倪芝回答完,也不说话。倪芝知道,他这个问题是算回答完了,又避过去了。

“那你开火锅店有什么说法?为什么悬凭吊牌匾,这家店有怀故人之意吗?”

“开火锅店是祖传手艺,靠这个吃饭而已。”

原本在她想象中大有来头的故事,居然这么简单,倪芝难以说服自己的猜测。

“真的?就这么简单?”

“电视剧看多了吧。我十岁就跟着在自家火锅店打杂帮忙了。”陈烟桥似乎是觉得她的问题可笑,难得多解释了一句。

他说了这么多句,唯有这句,让人觉得真实度最高。

直到陈烟桥一支烟燃尽了,倪芝问了不少问题,又觉得什么也没问出来。

眼见他要走,倪芝又转了口风,“你真不考虑做个访谈?”

“你还想知道什么?你刚才说的,”陈烟桥语气充满着警告的意味,“只是数据,我才同意的。别的想都别想。”

他眼神也透着危险,看着倪芝,上下肆意打量。

访谈的意义和数据调查完全不同,比如经历了地震,答案不是是和否,而是一个口述史,记录当时的感受,远不是这样简单的选项能代替的。

不过对倪芝而言,都差不多,她不过是想拨开他不能说的沉痛。

陈烟桥的眼神危险而不寻常,他见倪芝眼珠转了转,他忽然就一身煞气,像是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摁住她,“你录音了?”

“没有。”倪芝下意识答了,同他对视几秒,见他还是虎视眈眈的模样。

她拿起手包,底朝天一股脑儿倒在长凳上,她包里东西不多,钱包、粉饼、纸巾、口红、手机之类的,有支眉笔顺着缝隙掉了下去,又有支口红咕噜噜从长凳边缘滚了下去。

倪芝也不管,从里面把学生证用指尖夹出来,把手机锁屏开了一同递给他。

没好气地说,“你自己看。”

她学生证里还用的是几年前的照片,那时候刚同沈柯分了手,为了剪一本书,看着剪刀,不知哪儿来的怒气,对着镜子胡乱剪了个狗啃一样的短发。等后悔了,只能剪了个刚过耳的短发弥补,没有现在卷发的柔和,显得冷面而瘦削。

但五官是不变的,尤其是她标志性的丹凤眼。

写得一清二楚,滨大社会学,学制贰年,入学时间二零一七年九月。

陈烟桥连手机一并还了她,一个学生证只让他信了一半,又查了一遍手机。

看她一眼,语气里的戒备放下了,“访谈也得尊重当事人意愿吧?”

“恩。”

倪芝低着头收东西,俯身捡了滚落地上的口红,她低头时候头发往两边散落,露出形状优美的后颈,一片雪白。

长凳上还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张护垫在包夹层里露了个尖儿,陈烟桥没帮她捡东西,他之前眼神也没刻意回避,看了个遍。

倪芝有些难堪,三两下胡乱往包里塞完了。

她低着头不吭声,缓过劲来,开始憷他刚才的语气和神态。

火锅店里她问得咄咄逼人,是他开门待客,总不敢将她如何。

自打出了火锅店,他不再是那个温和的请客人吃红油抄手的老板,人狠话不多的男人才是,而且人到中年的阅历,绝不好糊弄,尤其是刚刚那个狠戾的眼神,倪芝几乎顶不住。

“访谈不用想了,还是建议你去汶川周边做课题,”陈烟桥语气淡淡地,“那我上去了。”

俯下身拿手电照了照,地上确实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倪芝这才起身。一抬眼就发现那边有个小门,透过小门能看见闪烁的招待所招牌,是离宿舍不远的,大学情侣开房常去的招待所。

她信步去了小门边上。

摸了一手铁锈,却还拉不开。

低头仔细看了眼,原来有道细细的门栓子是插着的。

原路返回时候又要经过陈烟桥家的楼下。

倪芝刚走到他楼道门口的前面,就见楼道口黑不溜秋的走出来一个男人,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

倪芝下意识看了一眼,高大匀称,肩阔腰窄。

只不过他走路姿势稍显别扭,像个瘸子,他走到路灯下,同倪芝对视。

陈烟桥皱了眉,“你怎么还不走?”

她耸了耸肩,“迷路了。”

陈烟桥没了刚才的戾气,但看她的眼神又有些怀疑,还是说,“走吧,我送你出去。”

倪芝这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的东西。

他拎的原来是个中空的铁桶,里面放了一根细铁棍,也攥在手里。

质量较差的塑料袋里,透出来里面装的纸钱和元宝。

目的地显而易见。

延伸阅读

狐妖之我妻雅雅之拒绝钻石合约(9)  http://www.yozou.cn/6abl.shtml
繁星公司大楼。一间古色古香的办公室,一张干净的办公桌,纯皮的超大号老板椅上,半躺着有

独步倾城之侯门世子妃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yozou.cn/pnu1.shtml
“妖族的法器送来了吗?”赵世杰在屋里背手问道。“送来了,箱子在里面!”随从道。“抬进

异境入侵结束的开端(上)  http://www.yozou.cn/gpkv.shtml
趁着叶风忙的时候,真广将丹晨三人叫到面前:“等找到杀死爱花的凶手后我要去杀了他,然后

影祖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yozou.cn/pvqq.shtml
一个月后,安县乃至整个吴中地区再次出现了安定的局面,舒清浅也随着舒辰瑾一同出发回京。

寒破天下杀机  http://www.yozou.cn/s7qc.shtml
第五章杀机林易死而复生的消息传出,整个林家震动。许多人都跑来看望林易,不过都被影儿以

[综英美]目标是大阴阳师流氓色胚  http://www.yozou.cn/de5i.shtml
抬腿一脚踹得那黑团翻进河中滚了个身。冥府太平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什么妖魔鬼怪都敢

无上宠爱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yozou.cn/uf2b.shtml
十一月初八,盛秋的兆京风和日丽,难得的好天气。一早谢家这边就出发了,到谢家大半个月,

邪影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yozou.cn/64gl.shtml
“不关我的事儿,不关我的事儿啊!”田微不停的向后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不关你事儿?我刚

暗黑图书馆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yozou.cn/bp2p.shtml
这个时候,程中秀在大学单人宿舍里无人机监控,和杜娇娇保持着语音对讲。“Shit!怎么

曲奇有毒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yozou.cn/g6pf.shtml
虽说早心知肚明这答案,但真的从纪司予口中听得,还是这么郑重其事的说法,仍叫风流浪子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华夏少年闯异界第三章

    三日后太后寿宴,男主也算宴会的主角之一,太后早就放话,要为五王爷段奈选一门亲事,诸大臣浩浩荡荡携妻女前来赴宴,直白一点,就是相亲宴。除了王爷是目标,皇帝也被盯着。一个云泠然横空出现,从一个出身低微的农家女一跃而上成为贵妃,当初推举她的府尹大人连跳两级,不知红了多少人的眼。当晚的主角之一段奈早早就被围

  • 从僵尸先生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何会如此害怕这雷雨天气,在家的时候,每当下雨,她都会躲到妈妈的怀里。离家后,每次她都会躲到朋友的怀中。可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躲到那个变态男的怀里去吧。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柳清终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她起身,悄悄的来到曾小羽的门前,扣了两下门,喊道:“喂,你醒醒。”无声,再

  • 冥城战记第2章在线阅读

    ”瞬雷天闪!””石破天惊!”赫尔卡星,那场时隔500年的战斗再次一触即发。雷神雷伊,战神盖亚。两个精灵界的王者实力自然不容置疑,但是至今为止他们进行的数次战斗还从未分出过胜负。巨大的能量波动激起星球上金属碎屑,也使整个星球也震动起来。尘埃散去,两个身影依旧对峙站立。”雷伊……果然只有和你战斗才能……

  • 终极一班之浩宇在线阅读第二节

    看着聊天框的文字,谢宇嘴角抽搐了几下,这个话不好接李顿发消息道:“始皇帝你好啊,我是群主。”嬴政:“你等一下,孤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啥东西?(⊙_⊙)?”谢宇:“这里是只有皇帝和王能进来的地方。”努尔哈赤:“朕知道了,你们都是先朝的皇帝。”刘邦:“什么!难道朕的大汉,亡啦?!(ΩДΩ)!”赵匡胤:“

  • 金丝雀的秘密香消玉殒

    河阳城外,酉时刚过,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天空残留着一点红色,似最后的血流尽,软弱无力,漫野望去,只有枯黄的野草随风摆动,以及宽阔的大道上缓缓前行的三个身影。一个大约十一岁的小姑娘,一身破布衣衫,身高不过一米二,却费力地拉着一个比她大一倍的板车。板车上躺着一个年轻女子,约摸二十多岁的年纪,眉眼间可以看出

  • 妖约今天聊完轻功

    上回说到孙伯良一挥手间,把一个壮汉摔出去好几米远。其实孙伯良这个人也不算很坏,只是他们家振兴家族的使命压的他太重,才会行差踏错。人这一世,有时候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的。我在七十年代的时候遇到过一个人,住在河北。他爱国术,是真爱!爱到什么程度呢?他家里有个三百多斤的大石墩子,就是练武举的那个东西

  • 念物花语之情意当初在线阅读第三节

    在一个四维空间里,铠三人保恃进入空间通道的状态,强烈的白光将三人包裹。在空间通道里是不能乱动的,因为你的一个小举动都会引起空间的扭曲!白光一闪,铠三人在一座岛屿凭空出现,殇原地转了一圈儿:“啊~回来的感觉真好”。铠抽了抽鼻子:“嗯,熟悉的味道”,炎一脸向往的看向岛屿深处:“他们应该知道我们回来了吧!

  • 努力败光死对头的家产学校

    言焱烟来到了A中,心下十分感慨。毕竟这是他曾经的曾经憧憬过的学校。A中拥有小学,初中,高中年级,有宿舍,餐厅,杂货店等一系列的地方,环境优美学习氛围好,虽然无法用华丽的辞藻来形容这里的好,但是言焱烟还是认为这里是最美好的地方。比起社会,比起Z中,还真的是没法比啊……来到了交费处,熙熙攘攘的很多人,有

  • 当小妖精不再黏人[快穿]在线阅读季军师

    李言边随队伍向前移动边思量着事情“看台上洪元帅向这边关注的神情,这帐篷之内也许不光是报名那么简单,难道还有别的什么考量了,只是这帐篷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样子,施展拳脚却是有些小了,难道这军中也考量文采么?”。就这样低着头边走边思量间,突然李言觉得眼前一亮,原来他前方最后一人已走入帐篷,他的前方了已是空

  • 重生七零之军嫂当家之吞噬

    时辰到了,作为云锦殿主事的安锦华走上大殿最前方清点人数。顾家兄妹匆匆提剑前去,与其余弟子一起列队。孟亦觉则和其他的师尊们一样,退至场外观望。其他的修士见他也过来旁观,都忙不迭避得远远的,仿若稍慢了点就会被他这“蛇蝎”给活活吃掉似的。孟亦觉也懒得搭理,往远离这群人的方向走了几步。但他光顾着快走,没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