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演义之刘瘸子(3)

作者:敬子任 来源:纵横中文网

母亲听我哭的凶,整张脸涨的通红,连忙强撑起身子把我抱在怀里哄。哪知不管她怎么哄,我就是哭个不停,并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外。母亲换了几个方向,但不论她怎么转怎么换姿势,我的脸始终看向窗外的位置,就是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哭个不停。

母亲顺着我的目光向外看,却什么也没有。这下母亲也有点毛了,吓得她一脚踹在我爸的肚子上。啊!!的一声,父亲本来睡的正香,这一脚下去直接把他踹的叫了出来“这大半夜的,干啥啊?”刚要急眼,耳中听到我的哭声,连忙起来要抱我。结果一样,无论怎么哄也不好用,眼睛始终直勾勾的盯着窗外。

父亲顺着我的眼神向外看去,什么也没有,于是疑惑的问我妈“咱儿子这是看啥呢?刚才瞅着啥了咋的?”

母亲一脸惊惧,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摇头。父亲见母亲确实是吓得不轻,连忙安慰母亲:“咱儿子可能是水土不服了,这大冬天的这么折腾,再加上土道上一冻,可能是感冒了。”哪知父亲不提还好,一提土道,母亲像是想起了什么,浑身哆嗦的如同筛糠了一般。父亲正想再说些什么,突然窗外传来了淅淅索索的声音。这时父亲怀里的我哭的声音更大了,死命的抓着父亲的衣领,就要往身后爬。

父亲此时脸色铁青,和母亲一起又向窗外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眼看去两人只觉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只见窗外院子里的空地上,突然一点点的出现七八个像人一样的虚影,之所以说像人,是因为这些人的身材实在是怪,膝盖弯曲身子和头向前探着,腰和小腿细的简直不成比例,看那脑袋也明显不像是人的脑袋,隐隐的还能看见头顶上长着一对耳朵。这些“人”的脸很模糊,除了脸以外却清晰的很。只见这些人各个穿着黑色的寿衣,手里纷纷捧着一些砖头瓦块,正中的人怀里捧着半截石碑,可不正是地里的那块。这些人出现后也不向前,原地七倒八歪的坐下就开始哭,声音也没多大,但听起来就像有无数委屈一般。父亲这一惊差点没把怀里的我给扔出去。而我也哭的更加厉害,嗓子都哭破了也丝毫不停。外面小声哭,屋里大声嚎。这场面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动静越来越大,睡在外屋的大爷大娘也醒了过来,七手八脚的披上衣服蹬好鞋,大爷又从桌子下面翻出来油灯点亮,进屋问我父亲咋了。父亲这时缓过了神儿,手指窗外。大爷大娘往窗外一看,顿时吓得妈呀一声。父亲连忙用手指在嘴上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同时用手拉上了窗帘。大爷又从立柜里翻出了几根蜡烛,把屋子里照的通亮。

母亲接过我抱在怀中,和大娘一起挤在炕头。父亲和大爷一人手里拎着擀面杖,一人手中握着炉钩子,把门顶好后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守在窗口。

窗帘一拉上,我竟然就不哭了,抽抽搭搭的睡着了,可能是刚才哭累了吧,这对母亲来讲多多少少也是种安慰。然而院子里那委屈至极的声音依旧没有停止,折磨的父亲几次都差点拎着炉钩子出去跟他们拼了,好在大爷将父亲拉住。

按现在钟点算,大概是在凌晨的五点钟不到,随着一声鸡鸣,院子里的哭声戛然而止。又等了能有大半个钟头,大爷壮着胆子撩开窗帘向外看,院子里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直到六点多,外面的天空开始放亮,父亲和大爷壮着胆子到院子里寻摸了一圈,由于前一天刚刚下完的大雪,院子里的雪还没来得及扫,此时雪面平平整整,一个脚印儿也没有,哪里有一点儿来过人的样子?

大爷此时脸色铁青,昨晚的事情还让他后怕不已,寻思半晌对我父亲说:“这是招上啥不干净的玩意儿了,这都追上门儿了,要是不找人看看指不定晚上还得来。”父亲也是完全同意大爷的说法点了点头,大爷仿佛有些意想不到的看着父亲。

父亲脸一红,对着大爷说:“以前不信是以前,昨天晚上那架势都看见了还不信?我是老实又不是傻。”

二人本想去把大仙请来,奈何母亲和大娘经过这个事儿后都不敢在家呆了。没办法之下,只能由大爷领着大娘,父亲抱着我,搀着发烧的母亲一起去。

要说农村的大仙和城里的大仙还是有些区别的,农村的大仙守家待地,几乎都是祖上有香根儿辈辈传下来的。或者是天生有些缺陷或残疾,又有仙缘,别的饭吃不了才选的这一行。倒不是说选这一行有多无奈,求到大仙的人自然将大仙奉若神明,不信的人看待大仙,多多少少还是带些异样的目光。农村的出马仙几乎都是有些真本事的,一个村一个镇就那么多人,你要是办砸几次,饭碗也就没了。所以说,农村的仙家只要是应下来的事,无论如何也是要办好的,办不下来就不敢接。

城里有好多卖佛道用具的店家,几乎都称自己能看事,但有一大部分都是靠嘴吃饭,净说些万金油一样的话,过后成与不成总是能圆得回来。这么说虽然也不绝对,但是至少城里的大仙不容易碰到真的,农村的大仙也许有本事不够的,但是不容易碰到假的。

出马仙一般在东北又称作搬杆子、顶香头子、跳大神,南方叫做落座,换种方法说就是请神上身请鬼附身。但是这里面有一个误区。实际上出马仙包括跳大神,而跳大神不包括出马仙。跳大神在出马一门叫做武看事儿,实际上就是以前的萨满。跳大神都是由两个人完成,一个称大神,一个称二神。大神是附体的媒介,二神是请神的助手。由二神腰系腰铃,一手持鼓,一手持鞭,唱请神调请仙儿上大神的身来看事,跳大神有请自家仙儿的,也能抓过路仙儿。而一般出马仙文看的多,一般也就是点香请自家仙堂落座看事儿。

看事儿的仙家捆窍又分为三种,捆死窍,捆半窍,捆活窍。捆死窍就是完全附体,过后地马没有意识,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仙家的事儿,完全不由自己,因为话完全是由仙家说出来的,所以这种看事儿看的最准。但是一般捆死窍的地马自身修为都不是太高,故此不捆死窍他也说不明白。老仙儿除非无奈不愿捆死窍,捆死窍对地马的伤害大不说,仙家也是比较消耗修为,所以捆死窍多数发生在为地马打窍的时候。

捆半窍地马意识都是清醒的,只不过有时控制不了自己说话,但是知道自己都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捆活窍时地马身上只是些许有些感觉,或冷或热或酸或麻。话都是由地马自己说出,说的有多准,取决于地马自身修为有多高,和自家老仙儿契合度有多好。

当时他们找的那个大仙儿大家都称呼他为刘瘸子,虽叫瘸子,也不过就是一只脚有点跛罢了。当时母亲抱着我,忐忑不安的坐在凳子上,看刘瘸子的目光有些恐惧。毕竟她以前从没有接触过这些鬼啊神儿啊的。

“丫头啊,别怕,事情经过跟我说说。”刘瘸子仿佛没感受到母亲的恐惧,语气倒是很和蔼。

母亲看这人很好说话,胆子也大了起来,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从昨晚那条土道和坟头,一直讲到半夜看见的那群怪人。

刘瘸子眉头皱的紧紧的,母亲的话说完,他咂摸了半晌后,突然问母亲:“你说那坟头在地里,是不是过了民兴村西北那块地?看没看见石碑上写的啥?”

当时黑灯瞎火的,母亲又从没来过,自小不识东西南北的她是一句话也答不上来。这时父亲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激动的对着刘瘸子说:“对对对!就是那里,当时天太黑,我隐约看见石碑上好像有个黄字。”

刘瘸子听我爹说完,眉头一皱叹了口气对我爹说:“哎呀,这事儿说大不算多大,说小可也不小。”

我爹连忙问他:“大仙儿啊,你可得帮帮忙啊,这大过年的我带着老婆孩子回家看老人,这要是折腾出点儿啥事儿可咋整啊?那到底是谁家的坟啊,要不我们买点贡品去看看成不成啊?”

见我爹是真着急了,刘瘸子示意我爹坐下说话“那哪是人的坟啊,那是黄皮子坟!一窝黄皮子的坟!”

听刘瘸子说完,母亲此时已经是面如土色,紧紧地搂着怀里的我,眼光望着父亲。父亲此时心思倒是灵巧起来,他听刘瘸子话里话外这意思,似乎是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于是连忙掏出崭新的四人头百元大钞,恭恭敬敬的压在供桌上的香炉碗儿底下。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真正的大仙一般是不明码要价的。作为出马弟子,实际上与老仙儿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老仙出古洞四海扬名抓弟马,为人襄灾解厄,老仙得到的是功德,功德就是道行,而地马做善事积的是福报。一般也就是收个压香的钱,这钱给多给少全凭个人,其中一部分是给老仙买香买贡品的,另一部分也保证地马衣食无忧。父亲毕竟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没经历过听还是听过的。

压好钱后,父亲连忙问:“大仙儿啊,既然你知道是咋回事,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刘瘸子叹了口气,眼神飘忽似是在回忆,自始至终也没去看那百元大钞。

延伸阅读

近身狂婿这场局我们布了两年  http://www.zhiday.cn/s5gw.shtml
四九城。市医院周围停了很多辆车,架着长枪短炮的人群吵吵嚷嚷。这里几乎汇集了城内所有的

剑魂斗破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day.cn/xkk1.shtml
在帮龙凡以及中洲队的众人用精力治疗好以后,感受了一下被龙凡的精力瞬间补满的感觉。凯特

和露映春庭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zhiday.cn/nhb8.shtml
李晓此刻十分兴奋,哪怕是刚才那个徐星师如此粗鲁的推开他,也不生气。学着徐星师的阴阳怪

从拂晓而至的你之第六章  http://www.zhiday.cn/ys6z.shtml
薛清半推半就已经错失坚决拒绝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开车跟着去。薛清开车有点疯,技术很飘

地球修炼时代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day.cn/ysqm.shtml
而后,王昊又迅速地跟佟丫丫握手:“丫丫姐,谢谢你替我求情,谢谢你!”等王昊的大手和佟

世界上的前半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zhiday.cn/ajrw.shtml
在玄天大陆第一宗门玄天宗的后山禁地里,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倒在地上悠悠醒来,一看周围的

诸天最强配角之占领  http://www.zhiday.cn/gsy4.shtml
利奥啸龙想好了计划的雏形,然后跟科里和啸姗商量了一下,确认没问题后,便开始行动了,先

宠物小精灵之修真者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zhiday.cn/n4ky.shtml
如同凯旋的将军,鸣幽浑身皆散发着一股凛然之气,叫方未晚霎时间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而对

何处寻芳踪第三章  http://www.zhiday.cn/xjz2.shtml
第三章顾修明对山神的注视一无所觉。他懒得跟顾时掰扯那些有的没的,扯着这赔钱徒弟就往外

神选之洪荒斗神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zhiday.cn/x0ln.shtml
赵文轩现在有足够的底气兑现刚刚自己包赢的承诺,因为在获得了终极女枪能力之后,这场战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姜元的杂货店之硬化神通

    秦风进阶了,虽然心里欢喜,但笼罩在他心头的乌云却依然存在。原因无它,秦风的怪病!每一次进阶后,秦风经脉之中所堵塞的程度,会更加的严实,而所要清除淤血的力度,也要更强。更为难缠的是,怪病中蕴含的那种狂暴、嗜血的欲望,会加倍的侵蚀自己的意志,让情绪变得更加的难以克制。虽然在失控之后,自己会神力大增,但那

  • 和我的Alpha一起待产在线阅读第6节

    待范海辛吃饱,上完厕所后莫妮卡带着范海辛来到了万飞临时的办公室。“跟我来吧!”·······万飞带范海辛来到了楼顶的一间屋子里,屋子里阴暗,屋子里有一张椅子、一张桌子和一张大屏幕,想来是用来视频通话的。万飞和莫妮卡就离开了,范海辛能理解,等级不够。这时屏幕亮了,一张国字脸的军人向范海辛行了一个军礼。

  • 我有一个废材魔法系统真是非人的训练

    阳光细细的穿过了干净的玻璃慢慢地覆在了沈珀的脸上,现在是瓦坎达时间早上七点。“叮铃铃~”一阵闹钟声将沈珀从深度的睡眠里拉了出来,他把手伸出温暖的被子胡乱摸索着想要关掉昨天晚上在生物手环上设好的闹钟,在折腾了半分钟后,他终于摸到了那根浑身都是高科技的手环并轻轻的把它套在了手上。“妈的!”早上七点一十,

  • 召唤喷子去大明之你就叫二哈了(6)

    第二天一大早,江胤便猫着眼,观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乞丐。虽然系统并没有要求他找什么样子的乞丐为手下,但至少也不能太磕碜不是?想想那些满脸胡渣,猥琐抠脚的大叔,江胤便是满身恶寒,只好把目光锁定在这些个年轻的小乞丐身上。观察了一早上这个小乞丐,江胤发现,虽然他不停的对着行人说着好话,但其实乞讨到的东西并不

  • 黑化之我是屠夫第5章在线阅读

    捏着这颗宗门的传承宝物漩涡鸣人开口“想不到无人能认主的宗门传承之物竟然会认我为主,不过真的是感谢现代社会那种灵气稀薄的环境,要不然宗门前辈何等强大,怎么轮也轮不到我。”望着这颗珠子漩涡鸣人不由得沉思起来。当初穿越到火影忍者世界的时候珠子就发送了一条信息给漩涡鸣人,包括为什么认主,还有珠子的部分作用。

  • 人面猫爪相映萌第4章在线阅读

    吼……之前静默不语的黑熊,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什么疯,突然怒吼了一声。“喂喂……哥们,你上树干嘛?谁能告诉我,黑熊怎么能坑爹的会上树啊!”“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丫丫个呸的,感情本少之前花费了那么多的脑细胞都白费了啊!”在树上的少年叨叨碎碎的,脚下用力的挤~压~着往上蹭的黑熊。咯吱、咯吱……的声音突然响了

  • 星际交易平台第八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无糜一大早就来了长若殿中。长若醒时,看见无糜趴在自己床榻边,面容憔悴地盯着自己,吓得差点一拳赏在无糜脸上。终于知道雪滢仙子是跟谁学的了,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长若从洗漱更衣到用早膳,无糜就像幽魂一般,跟在身边,而且眼神无比幽怨。长若终于受不了了,骂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无糜哭诉道:“救命恩

  • (射雕同人)傻姑不傻第2章在线阅读

    天地昏暗,不见日光,整个榕城都亮起了灯火。不只是榕城,金陵、京都整个华夏、米国、岛国、德意志......凡事有人迹的地方,都点亮了灯火,因为整个地球都被乌云覆盖,全球昏暗!这太让人震撼,也太突然了,几个刹那前还是晴空万里,太阳高照。一眨眼,整个星空好似沉眠,不见光亮!世界各地都在热议,面对面的、通过

  • 全球都在等我苏醒!第六章

    拎着“孔雀”和大家一起回了部落,对于今天出去,靳凉觉得还是有一点收获的,至少她知道翡翠就在附近,并且也在观察她,甚至,她没有理解错的话,那头黑豹似乎在向她示好。一路上,月牙给她展示猎来的猎物,只要靳凉表现出感兴趣的模样,不远处的灌木后面一定会传来动静,那后面就藏着一头同样的猎物。翡翠的行为让靳凉瞬间

  • 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之雪夜(1)

    北方一阵阵风雪夹着冰冻时间的寒气飞舞在森林,一个貌似探险队的人马停在七夜森林外,队伍中年纪最小的妙龄少女此时站在一个年纪最长的人面前。“伯伯,我们能不走这里吗?”一个妙龄少女苦苦哀求着她面前的王伯伯。王伯伯看着妙龄少女抚摸着他的小脸蛋道:“这可是你亲生父母的嘱托,你王伯伯就算拼了老命也要完成。”“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