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当女装大佬的那些年之袖箭结缘

作者:柳夕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门前台阶众多,思齐走得难受,越往上越让她气息不稳,她稍作休息,取下腰间的紫罗香囊。

这是堂兄谢玄赠与的,里面似乎还放了止咳嗽的中药,叫她难受时便闻一闻。说起来,他待她极好,连得了月饷都一并收到这香囊中,见了她便交由她保管。

思齐知道谢玄喜欢紫罗香囊,却没有名目带在身边,便只好暂时替他保管,银钱也是,不过她这次出来,可能会用掉些。

想到这里,俊俏的“少年”微微笑了,又把香囊收到包袱里,到了书院可不同其他地位,男儿堆里,她一举一动怪异的话都会惹来麻烦。

就像祝英台被马文才发现一样。

想到剧情,思齐再一细算,大概还有三日吧,他们这些学子也该到了。

那时,才算真正热闹。

她轻轻吹了口气,吹起额前漆黑的碎发,风流潇洒,连走路亦是,为了女扮男装,思齐还特意学过谢玄一段时间。

如今倒与这位堂兄越发相像,俊俏且风流,还带有一点点不羁。

她越过山门,走向书院内,顺利通过堂姐谢道韫的推荐信进到了山长,也如愿被安排了一人一房。

理由是:身体不好,需静休。

这就是来得早的好处呀,到时学子聚齐了,谁也别想搞特殊。

拜别山长后,她经由学监…大概也是教导主任陈子俊代领,到了房间。

似乎因为是谢道韫推荐而来,这位其貌不扬的陈夫子对刘思齐态度很好,甚至想套近乎,打听些关于谢道韫的事。

思齐只是低首含笑,把纯良懵懂,不谙世事演绎得淋漓尽致,仿佛就是一个只会念书的漂亮孩子。

陈子俊便不再多问。

思齐乐得清净,仔细检查了房间的窗户门扇,好在古代没有监控,不然男扮女装会累死。

她确认十分安全后,才稍稍解开裹胸的白布,在床上躺了一会。

不过片刻,就有人来敲门。

是两个女孩子。

确切地说,一美一丑,一胖一瘦,很难叫人相信是两姐妹。

思齐是见怪不怪,她微微颔首,一视同仁,她又不是男的。

两姐妹倒是除了长相,性格也不同,姐姐王兰蕙质兰心,静雅淑女,妹妹王蕙活泼开朗,可爱讨喜,但医术都好。

王蕙端着的托盘上还有一小碗汤药,说是特地给思齐的。

亦是谢道韫在信中特地托付的。

但作为一个病秧子,思齐很不合格。她可怜兮兮的,抬起苍白又漂亮的脸颊,伸出小手推了推,意思是我不喝。

“不苦的,都是补药而已。”王蕙似乎早知道他会这样,拿起勺子吹了吹,想塞到思齐嘴里。

奇怪的是,对方却不躲。

连娴静的王兰都愣了愣,她虽疼爱妹妹,却是亲眼看着一届又一届学子以貌取人,不说对王蕙客客气气,就是嫌弃她的也大有人在。

无非是不够漂亮,不够纤瘦。

思齐也正是明白这一点,王蕙是个挺细心的好姑娘,伤人容易弥补难,她不想躲避,让对方觉得自己嫌弃她。

忍着苦涩喝了一勺,思齐连连摆手,十分礼貌地拱袖:“多谢,有劳,不必了。”

他这幅模样倒把王兰逗笑了,向来不轻看妹妹的学子王兰都会高看一眼,认为他们不会以貌取人。

王蕙亦是笑得开怀,可也只是开怀,没有什么其他少女心思。

两姐妹告辞,时光匆匆而过。

夜便这样悄悄来临。

思齐向来讨厌吃药,这会儿还抱着甜腻的东西在床上吃,这里不是谢家,她到底放浪形骸得狠了些,便是无半点闺秀形象,如男子般大喇喇坐着,在如豆的灯火下,细细琢磨一支箭弩。

这亦是思齐带着的武器。

谢玄送的。

她当时说,你们这儿用的弓都太大了,不灵便,也不好拉弓搭箭,更不能连发,太麻烦。

谢玄就琢磨好了好久,结合战场上的经验,打造了这支箭弩。

平时可绑在里衣衣袖上,再以外衫宽大袖袍掩上,很难察觉。

她拍拍手,抱着睡着了。

一夜过去,书院晨钟响起,思齐不贪懒觉,早早就起来了,还去后山打了套太极。

说起来,她不喜欢吃药,一方面是有些药补之过急,反倒有害,另一方面,是药三分毒,她还想多活几年。

就如减肥一般,什么药都比不上运动。

当然,更要有限度。

思齐知道自己身子骨弱,也不过多锻炼,把控着量,所以平日里便看着有些懒洋洋的。

这几日,王蕙总来找他,因为觉得和思齐说话很舒服,顺便地,她也传达了山长父亲的意思,邀思齐一起过去吃饭,这三天,大批学子还未至,饭堂也不开。

只不过思齐平时吃得不多,在房间里就能简单做好。

她吃的十分清淡,也许饭堂开了,也未必会去。

反正她有自起炉灶的本事。

再说了,自己住一间房的话,怎么都好办。

希望能一直住下去吧。

她静静过着每一日,日升月落中,终于迎来了梁祝等人。

如剧情发展的那般,祝英台那日助黄良玉逃婚后在月老庙偶遇了会嵇梁山伯。

二人阴差阳错跪拜,给英台留下深刻印象,未过多久她女扮男装来尼山求学,渡河时在船上又遇山伯。

山伯心性纯良,一路对英台颇为照顾,二人便是以兄弟相称,彼此结拜,关系甚好。

大抵总有一个先来后到。

相较而言,文才兄的出场就有些不太讨喜了。

当然,这是对王蓝田而言。

思齐是认得他的,不仅仅是影视剧里的印象,王蓝田是太原王氏,便是长姐前不久嫁过去的那一家族,若要说的话,现在搁山门前张牙舞爪,一口一个要当老大的少年不过是支系,根本挨不到太原王氏的当权中心。

就连长姐的婚礼上,宾客席中,这王蓝田随父亲也显得多余。

她与他倒是因为长姐婚宴有一面之缘,但对方大概不会记得。

思齐不再看他,只觉得——

真是人越没底气,越嚣张。

她撑着雪腮,继续于书院顶上张望,却在这时,一骑马少年飒飒而至,他墨发高束,眉眼间亦是透着桀骜不驯。

虽骑于马上,却稳如平地,甚至还有拉弓搭箭的闲情。

只见他轻扬薄唇,微上挑的桃花眸半眯,手中凌厉的箭亦随之而出,直接朝王蓝田射去——

“当老大,你也配?”

少年话音落,勒紧缰绳停马,他胸有成竹,定定望着那支箭,却突然,在梁山伯见状不好,抬起一旁圆柱木棍要替同窗挡时,一只精巧的袖箭自高处而出,不差分毫,直直把少年那支箭打偏了。

马文才猛地抬眸。

书院顶楼却空无一人,他微皱眉头,利落下马,把从小跟着长大的马匹交给了书童马统。再走至山门前,提袖捡起了那只短箭。

细细打量一番后,少年本就上挑的漆黑眼眸更显阴鸷。

马文才直觉,书院里有个了不起的人,可他半点不知道。

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很难受。

少年默默冷着脸,连带着从有惊无险中走一遭的王蓝田都畏惧起来,发自心底,一口一个文才兄叫着。

梁山伯与祝英台瞧见了,只是相视一笑,摇摇头。

自然,这些场面都悄然收于思齐眼底,待学子们走远后,她才从书院顶楼隐身的地方走出来。

到底鲁莽了,她知道自己不该射这一箭,谢玄哥哥给的袖箭也不该这样用。

可是莫名其妙的,她见到马文才第一面,真真切切见到,不是影视里触摸不到的见到。她就突然想,他要不是那样的结局就好了。

就像黄良玉和祝英齐,他们要不是那样的结局就好了。

便是这须臾的困惑,迟疑间,袖箭已脱手,没有回头的余地。

本能让她敏捷地躲起来,便是如现在这般,挑衅了大佬,大佬还不知道是谁挑衅的。

但既然做了,那就罢了,思齐重归淡然,只愿这一箭,能让这个少年的命运从此不同。

那么她做错了,也值得。

延伸阅读

晶彩华阳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amba.shtml
北京晶彩华阳装饰玻璃有限公司,加工厂位与北京南城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占地面积0多平米

峰志仪器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xfad.shtml
峰志仪器作为无损检测行业的销售商,峰志仪器技术为先导,为客户提供效果、好的检测解决方

威漫都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ae8y.shtml
威漫都床上用品是南通夏商纺织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夏凉被、床上用品、被子、四件套

伟士力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xa1v.shtml
昆山市伟士力真空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真空泵进口真空泵进口真空泵配件真空系统进口真空

雪晗渔具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umbs.shtml
雪晗渔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国际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

英伦国际酒店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ubqe.shtml
英伦国际酒店隶属深圳市阳南集团旗下酒店板块,座落于深圳市繁华的商业和娱乐新秀——龙华

浪漫故事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b98h.shtml
浪漫故事加盟详情“浪漫故事”饰品是香港浪漫故事(国际)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首推产品以时

六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bezi.shtml
六六福珠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成立于上世纪末,集团总部设于香港,并在国内设常驻机构,

宏远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acmv.shtml
宏远捕猎机是捕猎机、灭鼠器等、偏毛类捕猎机、野鸡捕捉器、蛇类、很声波捕鱼器等产品生产

满衡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yvt2.shtml
满衡手机壳总部是一家高精密模具和注塑企业,目前主营各品牌款式手机保护套、手机壳、等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狐作非为跟我走有饭吃

    素西崖话少,能说一个字绝不会说一句话,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清玉洁相,女孩子都喜欢话多会撩的,却月心想:“这个人十有八九到现在都没有想好的。”想想自己,前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多风流快活。只有自己不想,没有得不到的。这样想想,心里平衡了许多。即便转过身去,背后肆无忌惮地打量还是让素西崖有点不习惯

  • 帝妻赋之张 学习之难难于上青天

    自那天起,谢橙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每天拿着三字经,**姓,看着师兄四书五经正背一遍倒背一遍,打击到不行,平日里又老是坐车上,路途颠簸,终于受不了爆发了。“你、我说你,你下去行不行,我不想跟你一辆车,你老是让我分心,言之夫子也是,一直夸师兄,左一句天赋极佳右一句可造之才,你们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好么,这

  • 反派的“佛”系炮灰妻[穿书]第三章

    叶萤只睡了两点多小时就醒了,时间逼近清晨五点。她在宿舍的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的功夫,其他几个舍友陆续都醒了过来。见到她们都醒了,看起来没有异常,叶萤就确认了她的重生不会影响一些既定的事情。比如在最开始她的舍友都没有变成丧尸。这么一来,她也可以确定前世出现的异能这一世还会出现。“起了就去洗把脸再好好清醒一

  • 死不了的皇帝在线阅读妖蓝城

    从闫老二那里探到师父可能被关的消息后,凤离不安的心又激起波澜。她一刻也坐不住,再不能干等着庞冲自己找上门,便急急寻上他去。阴差阳错竟晚了一步,给庞冲守门的小妖告诉她,庞冲已经独自离开先回总坛了。凤离懊丧的想跳脚。得,这下,她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去妖族了。翌日,大队启程。出来了之后,凤离才发现原来自己被绑

  • 玄幻:怒气收集系统第七章在线阅读

    期末转眼间已经到了,七班的人也沉浸在暂时分别的痛苦中,其中最痛的是王林和启原两对情侣。一边,林俊杰说:“王倩,期末考考完后我们就要分开了。”王倩说:“是啊,这个学期发生的事情,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小杰,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不认识你,然后你依然还是找我,我总是问你是不是真心的。”林俊杰说:“是啊。王倩,我

  • 大道帝尊绝不低头

    卫生间里,史蒂夫摸向自己的胸口。反应堆固执地闪着光。他看向镜子中那张熟悉的脸,这真是……见鬼。等在门外的娜塔莎有些迷惑,当时昏迷的人中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一直没醒,在听说托尼醒后她急忙赶到病房,而托尼面色古怪地冲进了卫生间。“久等了……娜塔。”是的,他出来后甚至彬彬有礼地道歉,还叫她“娜塔”。“这可不像

  • [综]改变炮灰命运在线阅读第四节

    罗青桃出现之后,刑场上立刻炸开了锅。喧哗声一浪高过一浪,再也喝止不住。罗青桃昂然走着,对那些怨毒的目光和恶毒的咒骂充耳不闻。君漓站到高台上,抬手止住喧哗,沉声道:“靖王大逆不道,妄图害父弑君,天下人人得而诛之!此番陌城一战,本当尽诛逆贼,谁知我军中有人盗取布阵图,害我大军失尽先机,处处受制!虽然此战

  •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袁倩看到妈妈特地为自己准备的“考试餐”——两个鸡蛋加一根火腿肠,其实特别想说,语文数学加起来满分是二百分。吃过早饭,爸爸送自己去学校。在路上袁倩一直在回想自己一年级同学,可除了从幼儿园就开始同学的好闺蜜闫然,本家堂姐袁玲,一直保持联系的朋友田宇、楚鑫、齐鸣,她对其他人真的没什么印象了。毕竟自己四年级

  • 穿越农女不种田在线阅读第一节

    一入阵营深似海,从此太平是路人。此刻靠在暗黑的山壁上,冰冷的硬石硌着叶封的后背,他一手按住左肩上的箭伤,一手拄着重剑极力支撑住身体,方才对这句话体会得更加深刻。黑戈壁的风夹杂着粗粝的沙石刮得他脸颊生痛,叶封也顾不得拉起衣领遮挡,他目光坚定地看着风沙中高高飘起蓝色旗帜的营地。浩气盟黑戈壁据点。那里有他

  • 盛唐:无敌皇子之传承

    某年某月某日下午六点十七分。这个时候天慢慢的黑下来了。肇市的一处小村里面的一栋三层楼房里面。“叮叮”微信响起来了。正在玩**玩的起劲的张伟看了一下手机,打开了微信查看信息,上面显示老妈发来的说:“下来吃饭了,下来吃饭了”。“知道了,知道了。”张伟不耐烦的回来一句后,起身走到桌子旁边拿起自己的碗和筷子